点击收藏学院网站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 公务员设百万道德基金奖师生:钱来路正不怕查
2016-05-20 14:05:54 来源: 】 浏览:次 评论:0

 

  5月16日,林继排在北方工业大学颁发“奖德金”,多名师生获奖。据北方工业大学官网

  林继排。受访者供图

  系浙江苍南国土局一公务员,称“钱来路正,不怕查”;北邮、北京科技大学等30多名品德优秀师生获奖

  从北京回乡不久,浙江苍南县国土资源局公务员林继排在相继接到几家媒体的采访电话后,猛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红”了。

  5月16日、17日,林继排先后为北京邮电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方工业大学等三高校的30多名师生颁发了超5万的“奖德金”。这笔钱来自他以个人名义设立的“道德基金”,用以奖励道德品质突出的高校师生。“奖德金”总额超过百万。

  地方国土部门的普通公务员,慈善基金的出资者,两种身份让林继排一度站在风口浪尖。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他反复强调,自己“年薪不到六万”但钱来路正,高调做慈善“不怕查”。

  曾被质疑收入来源

  5月16日下午,北方工业大学报告厅内,十名师生从林继排手中依次接过一只红色信封。

  信封里装着的,是1500元现金。这笔钱,来自林继排以个人名义设立的“道德基金”。基金由林继排于2015年创立,总额超过一百万元,分十年支付完成。

  按照林继排的说法,这笔钱主要用来奖励道德品质突出的高校师生,是“奖德金”。

  在他看来,现在高校中不缺乏“奖学金”,但是着眼道德方面的物质奖励,依然是一片空白。

  53岁的林继排是温州苍南县国土局公务员。百万级的“道德基金”,与其国土局公务员的身份交织在一起,曾一度引发舆论热议。

  新京报记者看到,在温州当地的论坛上,不乏对其提出质疑的声音。甚至有网友称,希望有关部门“查查林继排的收入来源”。

  林继排告诉新京报记者,近段时间,自己受到过不少质疑,但是并没有“怕过”。他说,自己手上有一些技术专利,每年能够收取一定的转化费,此外,妻子做生意也能挣一点钱,家中生活还算优渥。他几次向新京报记者重复,“我的钱来路正,不怕查。”

  高调的捐助者

  林继排是“高调”的,每一次的颁奖,他都会拍上很多照片,然后放在自己的微博上展示。而在与新京报记者的交谈中,他反复提及自己年轻时取得过的科研突破,自信而得意。

  林继排一开口,浓重的温州腔依然洪亮。他把这种“精神头”,归结于自己至今仍工作在一线。

  1982 年,从当时的北京钢铁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材料工程系毕业后,来自苍南农村的林继排进入了上海宝山钢铁总厂工作。按照他的说法,在宝 钢那几年,自己发了论文,研究出了新技术,事业上顺风顺水。“我发表第一篇论文的时候,才二十出头,那么年轻就能做出成果,是很少见的。”

  尽管“领导很看重”,5年后,思乡心切的林继排还是回到了苍南,担任苍南县机械厂工程师。“当时我就用电脑写程序了,那时候中国还没有互联网!”

  1990年,他进入苍南县国土资源局工作,负责土地征用。这是一份周旋于农民和开发商之间的工作,他常常需要扯着嗓子,在拆迁现场喊一天。

  这份工作带给他的,是每年不到六万元的报酬。他说,26年间,自己一直在这个岗位上工作。

  “捧着钱找高校发钱”

  林继排说,自己是“捧着钱”,找到各大高校的。“奖德金”走过的三所高校中,北京科技大学是林继排的母校,而北方工业大学和北京邮电大学,则是校友牵线。

  公务员的身份,高调的捐助计划,让上述学校一度很谨慎。

  北京邮电大学国际学院党委副书记马斌告诉新京报记者,林继排主动提出捐助要求后,学院并未立即答应。“对于这种校外资金的捐助,我们都是很谨慎的。”

  北方工业大学一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学校不仅核查了林继排的个人情况,还与其进行了多次接触。“第一次看到他,穿着很朴素,很路人的样子,不像是个有钱人。”几番交流下来,北方工业大学的相关部门确定林继排的资金来源合法,这才答应了下来。

  5月16日和17日,北京科技大学、北方工业大学和北京邮电大学30多名师生获得了每人1500元的“奖德金”。

  这些获奖者,都是怎么评选出来的?

  上述高校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在确定人选时,基于个人自荐和互推的原则。“材料报到学院后,由师生进行审核、投票,最终确定。”

  而对于具体人选,林继排并没有很在意。他把选择权交给了各个学校,自己只负责“发钱”。“我是为了弘扬正能量,只要道德品质高尚,就可以拿到这个钱。”他说。

  ■ 对话

  “不为仕途,质疑收入来源的欢迎来查”

  一个公务员,为何高调捐出百万资金?新京报记者与林继排进行了对话。

  “奖学金很多奖德金很少”

  新京报:从北京回到家里后,生活有什么变化?

  林继排:不少媒体给我打了电话,还有很多人来找我求助,主要是一些生活比较困难的。对于这类,我一般谢绝。我做的是道德基金,不是扶贫基金。

  新京报:为什么只做“道德基金”?

  林继排:我感觉,现在大学扩招了,各种“奖学金”也很多,但是为什么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没有提升呢?学生考试作弊,教授论文抄袭,这种事情看得多了,就想来做一点事。类似的奖“德”金太少了。我出点钱,能弘扬社会的正能量,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

  新京报:为何只奖励高校师生?

  林 继排:这源于我自己的经历。我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上大学,那时候家里四个孩子,根本供不起。当时的北京钢铁学院(北京科技大学)每个月给我 发22块钱的助学金,算是把我的生活费解决了。如果没有学校的资助,我根本读不起大学。现在有点钱了,往高校投一点,我认为是理所应当的。

  新京报:是你主动找相关学校的吗?

  林继排:是的,这三个学校都是我主动找上门的。我就通过在这三个学校的熟人,说我有一笔钱想捐助。一开始学校还没有答应,后来跟我接触,确定我这个钱没问题,才把事情做起来的。

  “为省托运费背奖牌过去”

  新京报:你作为公务员,怎么会有那么多钱?

  林 继排:都是我们夫妻的辛苦钱。工资虽然不高,一年五万多块钱,但是我以前搞技术,有几项专利,每年能收一点转化费。我老婆在温州做生意,也能 赚些钱。我们夫妻两个平时生活很节俭的,像这次去北京,我们带了三十几个奖牌,本来准备托运,后来一算要好几百块,就自己背过去了。奖牌很重的,脚上皮都 磨破了。

  新京报:有人质疑过你吗?

  林继排:有,身边的一些熟人,还有一些网友都表达过,怀疑我钱的来源。对于这种质疑,我的态度是,我的钱来路正,不怕查。质疑我收入来源的,欢迎来查我。

  新京报:有人说你出名是为了仕途?

  林继排:我现在越来越有名,也有过这种议论。有什么意思呢?我在这个岗位干了26年,今年53了,还能升到什么位置?

  新京报:为什么每次颁奖,都显得很高调?

  林继新:我这人有个口头禅,就是“做人可以低调,做事一定要高调”。有领导劝过我,不要过于张扬。我高调,一方面说明我自信,没什么好怕的,另外一方面,我认为也是一种宣传,社会需要正能量。

  “入围人选首先要‘孝’”

  新京报:对于获得“奖德金”的人,你有什么要求?

  林继排:人选是学校推荐的,我这边只有几个大的方向。第一是要孝,百善孝为先,第二要互助友爱,第三要诚信,最后要爱岗敬业,这一条是针对老师的。

  新京报:建立道德基金,给你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

  林继排:其实影响很大,我不算那种很有钱的人,一辆旧马自达开了十几年。不过这些也无所谓,该花的钱我一分钱都不会省。

  新京报:未来有什么打算?

  林继排:我想做“道德万里行”,将来希望走进全国各地的高校,但是目前我的圈子比较小,很多学校还联系不来。我也想把“奖德金”推广到清华北大等高校中,但是因为没有“路子”,所以一直未能如愿。这块是我以后的一个重点吧,也希望有人能帮我牵线搭桥。

  新京报记者 王煜


Tags: 责任编辑: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  哈佛毕业演 下一篇: 一批关系民生的新规6月起施行 新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 一批关系民生的新规6月起施行 新教
  •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 公务员设百万道
  •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  哈佛毕业演讲
  •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 五一小长假 孩
  •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 夏克立率萌娃走
  • 热门文章

  • 柯震东或因广告违约被索赔五千万新
  • 钢琴王子李云迪为无锡琴童现场授课
  • 揭明星与黑社会恩怨纠葛 成龙拿手榴
  • 为什么这么多人黑周星驰?揭星爷的
  • 沙宝亮7岁女儿近照曝光 温柔恬静美
  • 相关文章